釋迦牟尼佛(佛教創始人)

釋迦牟尼佛

簡介

梵語 Sakyamuni 的音譯,古印度著名思想家,佛教創始人。
出生於今尼泊爾南部。
釋迦是部落的名稱,意思是:「能」;
「牟尼」可譯作「文」 ,是一種尊稱,含有「仁、儒、寂默、忍」等義,
意譯也可合成「能仁」,「能忍」,「能儒」,「能寂」等,意為釋迦族的聖人。
被尊稱為佛陀(Buddha、意為「覺悟者」)、世尊等。
一般而言,佛教正信弟子,不會認為釋迦牟尼佛是神,
在佛教中,神屬於六道眾生中的天道(天人),佛是已經脫離六道輪回的圓滿智者。

釋迦牟尼佛

生平事跡

俗名悉達多,生於西元前566年,原是釋迦國的太子。
二十九歲出家修道,從當時著名的沙門阿羅邏迦羅摩和烏陀迦羅摩子修習禪定。
不久就達到他們所教導的一切,但這並不能滿足他的希求。
經過六年的苦修,在一次夜晚的修禪中,他順次經歷禪那的四種境界,
然後繼續集中精神,做最大的努力,就在那晚證悟了生命的真相,成就正覺。
從此以後,他被稱為佛陀。並到處說法,組織僧團,直至西元前四八六年圓寂。簡稱為"釋迦"。
他創建的佛教和基督教、伊斯蘭教一道成為世界的三大宗教之一。

釋迦牟尼佛

釋迦牟尼佛略傳

公元前563或566年,位於在尼泊爾喜馬拉雅山腳下南部的藍毘尼園,一個釋迦王族剛誕生了一位王子。王子的父親淨飯王(King Shuddhodana)在已逾五旬之年得了太子。淨飯王屬刹帝利武士階級。他所屬的釋迦瞿曇族(Gautamas)有純淨久遠的血統。淨飯王早年與天臂城釋種善覺長者之女摩耶結婚,摩耶夫人是釋迦貴族(Suprabudda)的女兒,溫和賢淑,夫婦恩愛異常,但婚後多年不曾生育,使淨飯王心中留下了一團陰影。

直到摩耶夫人四十五歲的時候,夜夢一人乘六牙巨象撲向懷中,自左脅進入腹內。夫人大驚而醒乃把夢境告訴淨飯王。淨飯王也覺得不可思議。但未久時日,夫人懷孕的喜訊就傳遍了王宮。夫人懷孕期滿,按照當時頭生子要回娘家分娩的習俗,淨飯王派了一千侍從護送夫人歸寧。直到摩耶夫人四十五歲的時候,夜夢一人乘六牙巨象撲向懷中,自左脅進入腹內。夫人大驚而醒乃把夢境告訴淨飯王。淨飯王也覺得不可思議。但未久時日,夫人懷孕的喜訊就傳遍了王宮。夫人懷孕期滿,按照當時頭生子要回娘家分娩的習俗,淨飯王派了一千侍從護送夫人歸寧。

途中經過迦毗羅城外的藍毗尼園的時候,夫人一時興起,使命侍從停車,她帶著宮女入園賞玩。在園中,她走到無憂樹下,伸手想折樹上的花蕊,忽然間驚動了胎氣,太子由她右脅間降生下來。當太子降生的時侯,天上樂聲鳴揚,華蔓飄墜,宇宙光明,萬物欣豫。太子落地後,不扶而行,向東南西北各走七步,自己說道:「天上天下,惟我獨尊。」

這時地下隨太子足跡所至湧出蓮花,天空有二龍湧出,在虛空中口噴清泉,為太子沐浴。這消息傳報到迦毗羅城的王宮中。淨飯王聞知,立刻趕到藍毗尼園,看見太子身現黃金色三十二相,瑞應殊異。自然歡喜萬分。回宮後就召請有名的婆羅門,為太子議立名字,眾婆羅門共議結果,對淨飯王說;由太子降生時的種種祥瑞看來,太子應名為悉達多(Siddhartha)。

太子的生活

太子降生後不久,一位當時負有盛名的預言家阿私陀仙人,來謁見淨飯王,說要為太子占相。

淨飯王命人抱出太子,請阿私陀仙人觀看,最後,阿私陀仙人嘆息著說;「大王啊!照太子這種相貌看來,在人間找不出第二個來。將來長大成人,他若在家,一定為轉輪聖王;他若出家,可成就一切智慧,利益天人。但據我的觀察,太子將來必定出家學道,轉大法輪。可惜我老了,恐怕將來看不到這些情形了。」完嘆息著告辭而去。

淨飯王聽了阿私陀仙人的話,使他又喜又憂,喜的是太子相貌殊好,可為轉輪聖王,統一天下;憂的是怕太子長大了,當真要出家修道。

太子出生僅七天,母后摩耶夫人便去世了;太子由她的姨母摩訶波闍波提夫人撫養長大。這姨母後來也嫁給了淨飯王,她視悉達多太子為己出,對他照顧無微不至。淨飯王希望太子能繼承他的王位,因此給他最好的教育,讓他享受一切世間歡樂,更盡量防止他和宗教及靈性修行接觸,希望這樣他便會順利繼承釋迦王位。

年輕時代的悉達多太子已接受了很好的教育。他既有過人的智慧,也有強健的體魄。他精通了當時的藝術和科學,並接受了軍事和其他的訓練。太子雖然勇武聰敏,但性情卻喜沉思瞑想。有一次,同父王郊遊,看見田中的農人,赤體裸背,在烈日之下工作;老牛拖著犁不得休息,還被鞭打的皮破血流。又見農田中,被犁翻出的小蟲蚯蚓,被鳥雀競相啄食,慘痛萬分。

太子看到這一幅活生生的生存鬥爭圖,心中感到無限的哀痛。就在閻浮樹下,端坐沉思。淨飯王找到他,問他為何加此,他說:「看見世間的眾生,互相吞食,心中感到萬分難過,所以坐在這裏沉思。」

淨飯王勸慰了半天,才帶他一同回去。淨飯王想到了阿私陀仙人的預言,深怕太子厭世出家,在太子16歲時,便為他納釋種婆羅門摩訶那摩之女耶輸陀羅為妃。並為他建築了冬天用的暖殿。夏天用的涼殿,春秋用的中殿。殿中都用七寶裝飾,窮極奢華。復在園裡廣造池臺,栽時花果。並以五百綵女,歌舞隨侍。人間的娛樂,可以說應有盡有。但這些聲色之娛並不能使太子感到歡樂,相反的他更為「人命苦短,憂思無量 」的問題苦惱。

出離

一天,太子稟明父王,要到城外出遊。淨飯王便命令官屬前後導從,陪同太子出城。這時,途中觀者加雲,都想看看太子的風采。太子乘車到了東門,於人叢中看見一個老人,髮白面皺,骨瘦如柴,手持拐杖行動極其困難。車經南門,又看見一個病者,身瘦腹大,喘息呻吟,痛苦萬狀的在道旁掙扎。

後來到了西門,遇到一簇人扭著一具屍體。那屍體膿血流溢,惡臭難聞。隨行的親屬,痛哭流涕,使睹者心酸。太子看到此等情狀,真是感慨萬分。想到世人不拘富貴貧賤,都脫不過老病死的大關,乃嘆道:「日月易過,少年不常,老至如電,身形不支,氣力衰虛,坐起苦極,我雖富賈,豈能獨免,念及將來,甚可畏佈。」

最後,經過北門,看見一個梵行沙門、圓頂法服,威儀有度。一手持缽,一手持杖,嚴肅安詳的走過來。太子肅然起 敬的讚歎說:「善哉!善哉!這才是使人嚮往的生活啊!」

此後,太子就常為如何安身立命,求得解脫的問題沉悶苦惱,他下了出家學道的決心。

在悉達多29歲時,在二月初八日的夜裡,他中夜起身,到耶輸陀羅的寢宮,對熟睡中的愛妃和嬌兒羅喉(Rahula)看了最後一眼,斷然潛出宮門,喚醒他的僕人,駕上駿馬,出了北門,回顧巍峨的宮城,他發誓言道:「我若不能求得正覺,脫度眾生於生死海中,誓不再回迦毗羅城。」說畢他策馬疾走,天亮到了拘利國外的阿孥摩河畔停了下來,命他的僕人帶馬還宮。他的僕人哭泣著要求太子一同回去,太子說:「你代我奏知大王,世人的生死離別,無有定期,我的出家,正是為求這些解脫之道!」

說罷他摘除髮中明珠以奉還父王;脫了身上的瓔珞以奉還姨母;又脫了身上華美的服飾以與耶輸陀羅,然後拔劍斷了頭髮,改扮成沙門模樣。僕人看見太子道心堅切,不肯回宮,無奈牽著駿馬健步,懷抱著太子的服飾,大哭而返。悉達多離開了王宮,捨棄了世俗生活開始修行。

他成為一個流浪的瑜珈士,為了利益眾生而找尋真理。他開始以苦行方式修行,主要是跟隨Arada Kalama 和 Rudraka Ramaputra這兩位老師學習。

六年苦行

太子看他的僕人走遠,便步入河畔的苦行林中,往訪在林中修習苦行的跋伽仙人。跋伽仙人接見了他,他看見和跋伽仙人在一處修苦行的外道,有的披著草衣,有的身著樹皮;或躺在泥土裡,或臥在荊棘上,他就問道:你們修習這些苦行,倒底能獲得什麼果報呢?」

跋陀仙人答他說:「欲求太子說;升天雖然快樂,但福報總有受完的一天,福報享盡,仍要墮落的呀?」他和眾仙人反覆問答了很久,發覺他們所修的苦行,不是根本解脫的辦法,於是他停了一宿之後,即便辭去。

這時淨飯王已知道太子出家的事情,他不勝悲哀,便派了王師大臣二人,帶著侍從去追勸太子返國。他們追到了太子,但太子立志修行,不為所動,王師大臣無奈,乃留下了憍陳如等五個人侍從太子,他二人帶著其餘的人回報淨飯王。

太子帶著五個從者,渡過恆河,途經王舍城。城主頻婆娑羅王聞知,便把太子迎往宮中。他覺得太子絕世英材而遁世出家,感到深為惋惜,力勸太子還俗,並願以王位相讓。太子婉和的謝絕了他的好意,頻婆婆羅王深為感動,便向太子說 :「你如得道,願先來度我。」太子便告辭而去。

他們一行六人,往尼連禪河附近,沿途訪問了事火外道的優樓頻羅迦葉等許多人,見他們修習的仍不過是生滅法,即使告別而去。再繼績前進,赴彌樓山麓,訪問當時的大學者阿羅邏迦蘭,鬱陀羅,摩子等修習禪定,但後來覺悟到,修禪定縱修到非想非非想境界,仍在三界以內,終不能脫過生滅無常的法則,因此又告別他往。

悟道

太子像這樣參訪了數年,毫無成就。乃想到真正悟道,還是在自己精進。於是就到尼連禪河西岸,優樓頻羅村外的苦行林中,靜坐思惟。他每天或僅食一米或僅食一麻,廢寢忘食苦修了六年之久,最後身形消瘦的不像樣子,但對解脫之道仍無所得,他自想 :「不這樣饑餓苦修與外道有何分別?還是應該接受飲食。別求修持的方法吧!」

於是,便到尼連禪河洗淨了身軀,並接受了林中牧女供養的乳糜。這時隨太子苦修的五個從者,看到這種情形,以為太子已退墮了修道的初心。便心生誹謗,一同離開太子,自行到波羅奈國鹿野苑中修苦行去了。太子見五從者離去,他便獨自到尼連禪河(Nairanjana)旅遊到了迦耶(Gaya)地區。悉達多在菩提迦耶(Bodhgaya)的一棵菩提樹下,在一塊大石上敷上了吉祥草,結跏趺坐,並發誓說:「不成正覺,誓不起座。」

如此經過了四十八天,於十二月七日夜裡,諸惡魔也就是內心妄念的化身橫來侵擾,太子現大威力,降伏魔軍,然後,即便入定,思維真諦,克服了一切魔羅(Mara)的誘惑,得大解脫。

於初夜時,觀見三世實相,洞見三世因果,獲得無漏的正智。於第四十九日十二月八日的早晨,明星出時,豁然大悟,證得一切種智,成就無上正等正覺,這時,太子已三十五歲。

初轉法輪

佛陀悟道之後,知道他不能直接向眾生宣示他的甚深證境,因此,他保持緘默七個星期。在帝釋天和梵天懇請之後,他才在波羅奈國(Benares),即是現今瓦拉那西 (Varanasi) 的鹿野苑開始說法。他這時期的說法被稱為「初轉法輪」。

說法內容主要是四聖諦、緣起現象和因果法則。他早期修苦行的五位同修都成為他的弟子,後人稱此五人為五比丘,這是世間有比丘的開始並組成了最早的佛教僧團。

到這個時候,世間三寶,悉已具足。三寶就是佛寶、法寶、僧寶。佛寶是釋迦牟尼佛,法寶即四聖諦法,僧寶就是最初被度的五比丘。

弘法度生

釋迦牟尼佛度化五比丘後,就暫時安居在鹿野苑中。不久,波羅奈國長者耶舍,和他的親友五十人都來向世尊皈依。釋迦牟尼佛又遣弟子赴四方弘化,他自己並親到摩迦陀苦行林中,度化事火外道優樓頻羅迦葉,那提迦葉,及伽耶迦葉三弟兄。他們三弟兄尚有弟子千人,同時皈依釋迦牟尼佛,於是,釋迦牟尼佛的聲教四被遠近尊揚。

世尊釋迦牟尼佛想到未成道時,頻婆娑羅王有:「若成道時,願先見度」的約言,於是帶領千餘弟子,走向王舍城。頻婆娑羅王聞說世尊釋迦牟尼佛來到,欣喜萬分親自迎接世尊釋迦牟尼佛到迦蘭陀竹園中,聽受經法,受持五戒。他並在竹園中建造寺宇供釋迦牟尼佛居住。這就是僧伽最初有寺宇之始的竹林精舍。

這時,婆羅門中有舍利弗及大目犍連二人,都聰明智慧,名望素著,各有一百弟子修習道行,一天,舍利弗途中遇到釋迦牟尼佛弟子馬勝此丘,見他威儀殊勝,舉止安詳,心中頗為敬羨,便問馬勝此丘道:「請問令師是誰?他平常說些什麼教法呢?」

馬勝此丘說:「我師釋迦世尊,他的智慧神通,無人可此。我年紀幼稚,受學日淺,向領會不了我師的妙法。」舍利弗一再要求說:「請慈悲方便,略說一點概要。」

馬勝遂說侷道:「諸法因緣生,諸法因緣滅,吾師大沙門,常作如是說。」舍利弗聽了,大有感悟,回去告知目健連,帶著弟子一同皈依世尊。

這二人皈依後,釋迦牟尼佛因他二人學識優越,對他二人特別重視,這就引起舊日弟子中有以為不平的,世尊因說四句偈道:「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自淨其意,是諸佛教。」

自此,僧團中漸漸有了戒律的制定。戒、梵文叫波羅提木叉。憍薩羅國的須達多長者,受世尊教化,與太子柢陀共建祇洹精舍—這就是有名的祇樹給孤獨園。

此後佛陀並且在王舍城附近的靈鷲山二轉法輪。這時他開示了無我和空性為諸法本質的道理。之後佛陀在毘舍離(Vaishali)等不同地方繼續弘法。

這時期被稱為三轉法輪,說法內容包括眾生皆有佛性的如來藏。

淨飯王聽說太子成道,並在鄰國王舍城說法。就遣使者請釋迦牟尼佛返國一行,世尊釋迦牟尼佛就回到迦毗羅城為親族說法。阿難陀(Ānanda),阿加律諸王子都隨釋迦牟尼佛出了家。後來,釋迦牟尼佛之子羅喉羅也剃度出家,釋迦牟尼佛因他年歲過小,就為他制定了沙彌十戒,這是僧團中有沙彌的開始。後來佛陀又接受女性出家為比丘尼,並設立比丘尼寺院。在這地區,佛陀還有很多其他追隨者和寺院。

涅槃

釋迦牟尼佛如是前後說法四十九年,談經三百餘會,度人無算。

到了世壽八十歲的時候,這時,三藏教典已經盡備,四眾弟子普沐教澤,度生之事漸畢,就在拘尺那伽羅城外希連若跋提河畔示疾,擇在婆羅雙樹間,命阿難敷設床座,示以即將涅槃。

這時,諸大弟子都傷感無已,就推阿難向世尊釋迦牟尼佛請示四事:「一、佛滅後依誰為師?二、依何安居?三、如何調伏惡性比丘?四、如何結集經典令人證信?」

世尊指示說: 「第一、依戒為師;第二、依四念住處為安住;第三、惡性比丘默擯;第四、在經典前冠以 「如是我聞」四字令人證信。」

這時,有外道婆羅門須跋陀羅趕來求度,成為釋迦牟尼佛最後的度化弟子。他委派了他的親近弟子迦葉尊者(Kashyapa)為僧團的代理,讓他代為處理僧團事務和繼續弘法活動。之後,二月十五日中夜月圓時分,釋迦牟尼佛右脅而臥,寂然入寂。後來諸弟子將釋迦牟尼佛聖體於拘尺那揭羅城的天冠寺中荼,所遺舍利由摩揭陀等八國分別供養。


(以上資料均由網路蒐集整理,如有問題敬請直接與我們聯繫)
↓↓↓喜歡這篇文章,可以分享給親朋好友↓↓↓